首頁 > 一起朗讀 > 正文

弘揚浙西南革命精神|《考驗》誦讀:張秋陽

2019-06-04 16:20:55 來源:網絡 
點擊:
\
    1935年秋天,紅軍挺進師從遂昌王村口向龍泉縣挺進的前夕,王村口的貧苦農民、赤衛隊員陳順福,找到師政治部主任黃富武,一股勁地要求參加紅軍。
     “小鬼,你幾歲了?好象在哪里見過啊!”黃主任一面親熱地問,一面打量著他。這年青人個子不高,卻長得很結實,滿頭的黑發,圓圓的臉龐上還帶著天真的稚氣,鳳尾般彎曲的眉毛下,忽閃著一雙明亮的眼睛。黃主任一看,便有了幾分喜歡。
       陳順福答道;“我都快十六了。有一次,你給我們赤衛隊員作報告,我見過你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要求當紅軍?小鬼。你可知道紅軍是干什么的?”
      “我在赤衛隊里學習過,也見到過,紅軍就是:打土豪、分田地,建立蘇維埃,還有,還有打白狗子!我說得對不對呀?”
      “大致上對,不全面!不過……”黃主任稍停了一下,然后認真地說:“我告訴你,當紅軍是很艱苦的呀。地當草席天當被,無鹽無菜吃糙米;行軍打仗半夜走,浪跡天涯不泄氣;……這一切,你吃得消嗎?再說,你人還沒有槍高,叫你當個什么兵呢?”
      “首長,你別看我個子小,我能當個通訊員。”他邊說邊用雙手擺弄著自己那長不長、短不短的舊衣服,那雙明亮的眼睛里迸射著期待的光芒。
      “當通訊員那更不容易呀,小鬼!他是首長的耳目,要機智勇敢、膽大心細,還要有兩條登山爬嶺的飛毛腿哩。也罷,看你一片誠心,你暫且在這里住幾天,讓我考一考你。及格了,你就參加紅軍;不及格就繼續當赤衛隊員,好嗎?”
      “好!小學我也讀過幾天,考就考吧!可是什么時間考呀?”陳順福眨眨雙眼探詢著。
     黃主任摸了摸他的頭,笑笑后只是說:“你耐心等著吧!
      一天下午,黃主任忽然把陳順福叫到面前,親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先問了一些別的,然后,嚴肅地說道:“小陳同志,今晚有個重要而緊急的任務,要你獨自一個人出去執行,怎么樣,敢去嗎?”
      “首長,是叫我外出送信,還是叫我站崗放哨?聽你的指揮。”
       黃主任說:“晚飯你吃吃飽一些,然后睡一覺,半夜十二點,你來我這里接受任務。要保密,不許告訴別人。”
      聽了這話,小陳的心潮象雨后山澗的溪水奔騰開了,既興奮又緊張。他想了想,管它,吃飽睡一覺再說。
\
       到時,黃主任交給他一把用綠紙蒙了鏡面的手電筒,要他在兩小時以內,向西南山路步行十里,找到三岔道上的破涼亭。任務是:取回那破涼亭后面石頭堆里的一個半紅半白的包袱。并在路上不準打亮手電筒。
       “這包袱里是什么呀?”小陳滿心疑惑地輕輕問道。
       “是寶貝!你甭問,到時就知道!”黃主任一本正經地說。
       出發時,天突然下起秋雨,室外一片漆黑;秋風掠過,落葉片片。小陳鼓足勇氣,踏著崎嶇的山路,投進了茫茫黑夜。四野靜悄悄的,只有幾只秋蟲在唧鳴,一條澗水在叮咚。好在小陳是個年青人,屁股上有三把旺火,他什么也不想,只是一股勁地朝前沖,說也怪,十里山路沒多長時間就走過去了。
       在三岔道口上,小陳摸到一個斷垣殘壁的破涼亭。啊呀!總算找到了,他心里是多么的高興。這時,一陣大風象把巨大的鐵掃帚,從破涼亭兩旁穿過,吹得芒桿敗葉沙沙作響;四周茫茫的大山,也似乎在大風中不住地搖搖晃晃;一只不知名的鳥在“咕咚咚、咕咚咚”地怪叫著。這一切使陳順福連連打了幾個寒顫。
       他摸到墻腳下,按亮手電筒一看,果然有一堆石頭高高地隆起,活象一個石饅頭。他用手一塊一塊地搬開一看,嘿!石頭堆中真有一個白里透紅的包袱。他用手提了一下,足有七八斤重。此際,他不禁半信半疑地自忖道:“首長說這里面包著寶貝,紅軍穿的都是粗布衣和稻草鞋,一天兩餐有時還斷糧,哪有什么寶貝放在這樣的地方呢?我倒要解開看個究竟,到底是啥稀奇古怪的東西,省得木頭人過河——摸不著底。”
       他懷著這一好奇心,按亮手電筒,解開了包袱。“啊!我的天!”他驚叫了一聲。不看猶可,一看,真是嚇死了。原來包著的是一顆血肉模糊的人頭。這下他手腳都發麻,頭發汗毛直豎.連牙齒都情不自禁地打起架來了!好半晌,他才穩定了神。舉目四望,好象附近層層山巒的黑影在加緊地盤旋移動;涼亭旁邊那棵半死不活的老樹也在張牙舞爪,露出一副怪相;那唰唰響動著的芒桿叢中,仿佛有個無頭的鬼,露出半截身體,在大聲喊道:“還我頭來!還我頭來!”他驚出了一身冷汗,急急忙忙地把人頭包好,拔腿就跑。
      一路上,小陳那里是在走,簡直是在飛奔!他總覺得有一個無頭的鬼,在背后緊緊地追趕他;又似乎包袱里的頭在呲牙咧嘴、瞪眼吹胡。雖然他不斷地拍拍自己的胸膛,但還是難以控制住自己的恐懼心理。
       他一面氣喘吁吁地跑著,一面自言自語地給自己壯膽子:“這死人的頭就似一塊石頭,毫無知覺了。屁!怕它干什么?一個毛芋頭樣的東西都要怕,膽子小的象一粒粟米,還能上陣殺敵嗎?怪不得黃主任不肯收留我。”他想起自己方才的那一副窘態,感到慚愧極了,于是又不斷地咒罵自己膽小無能。他就這樣跑著想著,一口氣跑回了駐地。
      小陳走進師部一看,一盞小油燈還亮著,黃主任正坐在桌邊等著他呢。
      “回來了,小鬼!完成任務了吧?”黃主任站起身迎上來,關切地問。
      “嗯!”小陳擦著汗,急忙把衣服解開,脫去。這才開口講話:
      “首長,把一個人頭放在包袱里干什么?看去眼珠好象還會轉動呢!”
       黃主任笑了:“你害怕嗎?”
     “說實話,開始有點怕,現在不怕了!”說罷,陳順福指了指包袱,問道:“首長,這是什么人的腦袋啊?”
       黃主任踱起步來,他右手撫摸著長滿絡腮胡子的下巴,雙眼似乎冒出了火。他啟動著整齊潔白的牙齒,一字一頓地說道:“這是龍泉縣八都鎮一個地主的狗頭!當地人叫他‘霸山天’。今年春天,他趁我部隊離開八都進軍遂昌的時候,親自到福建帶來敵軍,殺害了我們的區委書記老鐘同志;又在一天之內殘殺了群眾數十人。有一家掩護過紅軍傷員的老鄉,八口人統統被他殺死在天井里,鮮血淹沒了遺體,還三天不準收尸。如今我軍二縱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重新占領了八都鎮,這家伙措手不及,被當地赤衛隊員抓住碎尸萬段,割了他的狗頭送來師部。我叫人放在那里,今夜叫你去取回。——這就是對你的考驗呀,陳順福同志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么我考得及格嗎?首長。”小陳耽心地問。
      “及格!希望你入伍以后,好好向老同志學習。你就在我們師部直屬隊里當通訊員。現在馬上去睡覺,明天還有別的任務哩。”黃主任說著又習慣地拍了拍小陳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 小陳高興地離開了師部。他躺在床上,想想過去,想想今天,又想想將來,不知是激動還是興奮,他久久不能入眠。
 
\
【朗讀者簡介】張秋陽,遂昌廣播電視臺主持人,從事播音主持工作多年,熱愛旅行、表演、朗誦、發呆,不喜歡熱鬧的他,希望能用心底的聲音帶給大家更多安靜的美好。



 
麗水綜合廣播FM94

《一起朗讀》

首播時間:17:00-17:30
重播時間:21:00-21:30
FM88.3綠色之聲
播出時間:07:00-07:30
     內容涵蓋原創作品深情誦讀,詩歌散文、抒情短文、經典電影對白片段等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歡迎大家投稿參與!

相關熱詞搜索:一起朗讀
更多>>

論壇熱貼

頭條推薦

更多

娛樂

關于我們 | 廣告發布 | 聯系我們 | 隱私條款 | 免責聲明 | 技術支持 | 版權聲明 | 編輯信箱

69期白小姐